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求职旺季 谨防招聘陷阱

发布时间:2018-11-08 15:19 人气: 评论(

  名为招聘,实则拉人“入会”;上岗之前先交钱培训……种种“注水”招聘让求职者深受其害。这类公司不直接以收取求职者钱财为目的,却变相让求职者免费为其提供劳动,或通过招聘向求职者销售产品等等。这类骗局往往更加隐秘,被识破的周期也比较长,且求职者受骗上当后难以收集证据,相关部门监管比较困难。

  如果你还以是否要求缴纳“体检费”、“服装费”为标准,判断一家用人单位是否正规,恐怕有点过时了。

  名为招聘,实则拉人“入会”;上岗之前先交钱培训……种种“注水”招聘让求职者深受其害。这类公司不直接以收取求职者钱财为目的,却变相让求职者免费为其提供劳动,或通过招聘向求职者销售产品等等。这类骗局往往更加隐秘,被识破的周期也比较长,且求职者受骗上当后难以收集证据,相关部门监管比较困难。

  月薪5000元以上的高薪工作没找到,反而背上每月1000多元的债,王先生的求职经历让他懊恼不已。

  去年7月,王先生刚大学毕业,正在四处求职。“我接到一公司电话,要我过去面试。”王先生说,该公司在西安市北大街名流天地大厦,负责面试的工作人员称,公司有网络推广、新媒体运营等岗位,月薪至少5000元,但首先要接受3个月的岗前培训,培训完后,就可以到兄弟单位做网络推广类的工作。

  王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培训费19800元,对刚毕业的学生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想到培训完后就能得到月薪5000元以上的高薪岗位,王先生就与该公司签订了培训协议,随后在某网站办理了课程分期,每月还款1000多元。让王先生没想到的是,培训结束后,该公司把他带到西安城北一家生活家居公司做客服,月薪2500元。

  王先生说,他当即表示不愿做这份工作,但该公司表示,不管怎样,王先生都必须支付完这笔培训费。“我现在每个月还得按期给该公司的账号上打1000多元。”

  王先生遇到的问题,并非个例。从去年8月至今年2月,华商报24小时新闻热线陆续接到数名读者来电,都反映了去该公司应聘,接受培训后,未能按照承诺安排岗位。去年8月,华商报曾就此做过报道。当时该公司负责人承诺,“尽快重新梳理岗位和集训学员,一对一重新安排协调工作,保证达到此前承诺的岗位薪资水平。”

  但今年2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数名反映人处得知,该公司并未给他们安排工作,求职者仍在支付每月1000多元的培训课程。当日,华商报记者将这一情况反映至莲湖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表示,将立即派员现场检查。当日下午,莲湖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回复,他们已向被投诉公司下达了《询问通知书》,要求其负责人尽快到大队接受询问。如调查中发现该公司确实存在违法行为,将根据相应法规处理。

  西安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工作人员称,《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

  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服务期的,不影响按照正常的工资调整机制提高劳动者在服务期期间的劳动报酬。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除以上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

  “也就是说,用人单位与求职者签订合同或协议,对求职者进行了专项培训,并与求职者约定了服务期后,求职者违约,求职者需要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西安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工作人员称,除此以外,用人单位不可以任何理由要求求职人员承担培训费。

  家住铜川的李女士在家带孩子,平时空闲时间比较多,想找个兼职,发现微信群里有人发信息招聘“刷单员”的兼职后,很快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号,随后向对方交纳598元成为“金牌会员”,得到了兼职机会,结果几天下来发现刷单根本赚不到钱,想赚钱只能靠再拉新人交“会员费”赚提成。

  “刚开始,对方说刷单的线元。”李女士说,她第二次和对方沟通时,对方说可以加入他们的会员:交298元可以有5个岗位挣钱;交598元有10个岗位挣钱,且每月还有一千元底薪,李女士最终给对方转了598元。

  没想到培训结束正式刷单时,李女士每次刷单购物只能买10件物品,最多也就挣9元,购买的东西到货后,才能刷第二次。“算下来一月最多挣150元,根本不是之前说的那样,对方还建议我注册多个账号,这样就能多挣钱。”李女士说。

  随后,对方给李女士提出做外宣,也就是拉更多的人进来,拉来人如果愿意交298元,给李女士100多元提成;如果交598元,给300多元提成。此时,李女士才发现不是让人刷单挣钱,而是拉人入会挣钱。“朋友圈都是朋友和家人,我不能昧着良心骗人呀,就不再和对方联系了,对方也没和我联系过。”

  警方提醒,对于兼职来说,求职者应记住,天上不会掉馅饼,一般用人单位都是急需要人,才会临时要兼职,因为兼职的成本比正式员工低。因此,一般报酬高得吓人,或者超出了行业标准的,一定有猫腻,求职者须提高警惕。

  目前,以高利润为诱饵的刷单等兼职多是,而且操作方式也是在不断改变,需要求职者预交或者垫付部分款项的做法都存在风险,求职者应该提高防范意识,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骗局。

  同时,在从事其他兼职工作时,求职者也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要先索要用人方的合法证件,问清楚工作流程;还要记住保留对方卡号、通话记录等重要信息,做好截图,一旦受骗,第一时间报警,并提供所有的信息记录。

  近日,市民周先生向华商报24小时新闻热线反映,称自己去年年底在城南一家养生馆工作了两个月,实发的工资和之前面试时说的少了很多,“和店老板沟通后还让我倒给他钱!”

  周先生称,当时他面试的岗位是高级灸疗师,总公司面试人员承诺,第一个月底薪加提成2700元,培训期15天按底薪80%计算,第二个月4500元加提成,可第一个月他只拿到2136元。

  因觉得第一个月工资与之前面试人员承诺的不一致,上岗第二个月,周先生向店老板提出辞职,“从辞职到现在,第二个月的工资对方也一直没给发。”周先生称,自己再三催促下,店老板答复称:“学费1980元,工服押金400元,还有学习期发的工资790元,总共3170元,你把这个钱退给我,我就把第二个月1523.2元的工资发给你。”

  “这样一算,第二个月我不但没有工资,还要向老板交1646.8元。”周先生称,第一个月工资店老板是按1800元算的,并没有执行总公司的2700元,等他提出辞职后,店老板又拿总公司定的条款来克扣工资,前后明显不一致。后来他再次联系总公司面试的人,对方称可以退还工服的钱。2月24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该店总部的郑经理,她表示,周先生也曾和她联系过,她也做了解释。在周先生进入总部学习期间,公司已经告知员工学习期发基本工资1800元的80%,学习期完后才能正式上岗。对于之前没有工作基础的员工,半年内离职的线元的学费等其他费用;另外对于有基础的员工,工作不到3个月的,扣除1980元学费、工服押金费等费用,周先生属后者。

  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用人单位未在用工的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与劳动者约定的劳动报酬不明确的,新招用的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按照集体合同规定的标准执行;没有集体合同或者集体合同未规定的,实行同工同酬。

  《劳动合同法》还规定,劳动合同对劳动报酬和劳动条件等标准约定不明确,引发争议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重新协商;协商不成的,适用集体合同规定;没有集体合同或者集体合同未规定劳动报酬的,实行同工同酬;没有集体合同或者集体合同未规定劳动条件等标准的,适用国家有关规定。

  西安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工作人员称,周先生遇到的问题,由于未和用人单位签订相关合同,双方发生纠纷,应向劳动仲裁部门反映。

  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到雁塔区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针对该公司收取员工工服押金的费用,劳动法规定坚决不允许。新员工入职一月内,用人单位需与员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并缴纳相关社会保险。“就周先生的问题,由于未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建议他本人直接到雁塔区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来反映,我们会及时调查处理。”

  华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大多求职者对职场骗子深恶痛绝,但一份网络调查结果显示,32.66%的求职者对此却往往自认倒霉,不了了之,40%的人也仅仅向亲朋好友发发牢骚,采取行动捍卫自身权益的人寥寥无几。

  西安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工作人员表示,求职者在应聘过程中,如发现用人单位存在变相收费、未按规定签订劳动合同等问题,可以先查看其悬挂的营业执照或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里查询其注册地所属辖区,随后拨打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咨询电线查询辖区劳动监察大队电话,进行投诉举报。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2008-2022 商务营销网 www.hbbcp.com.cn 版权所有 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