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扶摇九万里
    “来一来,看一看,新鲜的馍馍刚出炉嘞”

     “叫花鸡啊,丐帮正宗秘方的叫花鸡,快来尝尝啊”

     走在嘉兴的的大街上,鳞次栉比的屋舍,摩肩接踵的行人,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喧哗声,繁华绮丽的苏杭之地,被渲染的生机盎然,不见丝毫战乱的烽火狼烟。孙震寰静静看着匆忙的人群,心里微叹:“懦弱昏庸的朝廷,只知耽于声色,自我逃避在纸醉金迷之中,只是可怜受苦受难的,终究是这天下苍生!”

     孙震寰一身玄色的华美道袍,静静伫立的人来人往之间,引起周遭行人的频频瞩目,好奇于这道士打扮竟是如此华贵。

     驾着凌云出了终南山后,孙震寰一路朝着嘉兴飞来,过往十年孙震寰醉心武学,不曾好好感受过古代的社会,如今习武有成,打算趁着射雕剧情开始之前,满足自己前世的愿望,好好感受这个时代的风土人情、美酒佳肴。随即,孙震寰大步流星朝着不远处名扬苏杭的醉仙楼而去。

     醉仙楼无愧是嘉兴最大的酒楼之一,人声鼎沸、宾客云集,往来够筹交错,交杯换盏,又有丝竹琴瑟之声不绝于耳。拥有这样一栋酒楼,富甲一方不在话下,何况嘉兴地近京师,达官贵人比比皆是,暗地里更是卧虎藏龙,面对如此惊人的利益,曾有无数人动过醉仙楼的主意,然而但凡真正动了手的人,最终都是人间蒸发,生死不知,从此醉仙楼安然屹立临安,无人胆敢动其歪心思!

     富丽堂皇的醉仙楼外,悬着一块烫金的匾额,“醉仙楼”三个字写的龙飞凤舞、厚重遒劲,一看便知出自名家之手。衣衫华贵之人进进出出,皆是满面春风,门口两旁迎立几名少年小厮,满脸谦卑的招呼着进出的达官贵人。当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小厮,看着身边和几个大腹便便的爵爷招呼着的同行,不由得感到一阵乏味:

     “这几个大肚子官绅,天天跑来骚扰,又不出几个钱,真是烦人”,就在这少年小厮不经意一瞥,隔着老远看见驻足醉仙楼前的孙震寰,顿时眼前一亮:“这道人气度非凡,虽是一身道袍却是奢华无比,绝非普通权贵可比!”眼睛练得毒辣无比的小厮,当即便朝着孙震寰,笑吟吟的小跑过来!

     “敢问这位道长,可是要往醉仙楼打尖,小的帮您招呼,保管让您宾至如归”

     孙震寰笑道:“你这小厮倒是口气颇大,宾至如归四字哪有这么轻易,你且替我安排,这银角子便先赏你了!若做的不好,小心我一顿严惩!”

     说罢,孙震寰手中一两明晃晃的东西一闪而过,小厮一阵恍惚,手里不知怎地就多出了一快碎银,小厮心里咣当一声:“江湖中人!”

     孙震寰举步踏入醉仙楼,小厮忙的跟了上去,心中却是暗暗道:“本来还道是给朝廷负责祭天之礼的钦天监的道士们,不想是江湖中人,看来待会儿招呼这位道长可得更小心一点!”

     入了一楼大厅,人声鼎沸的大厅喧闹之极,孙震寰眉头一皱,在终南山的十年修道,早已将性子磨合成了一名正统的道家中人,不喜欢喧闹沸腾的场所,打量周遭环境,心中感到微微不快。小厮赶上孙震寰身后,躬身道:“道长,这一楼略为嘈杂,您若是不喜喧闹,三楼另有雅间,采用上好的材质做成隔音地板,三楼甚是清雅幽静,您不妨移步”

     孙震寰颔首,抬头望向三楼,距离大厅将近有三十米的高度,孙震寰微微一笑,转头看了一眼小厮笑道:“我先上去,你且快点跟上!”

     小厮一愣,抬起眼眸看向孙震寰,不明所以,就在此时,孙震寰足尖一点,身如金雁横空,冲天而起,刷的一声便已消失眼前,纵身空中,一息之间便已置身三楼围栏之上,悠然落下,孙震寰探出身子,对着楼下呆住的小厮扬声道:“还傻愣着做什么?!”

     不仅仅小厮,周围几个看见这一幕的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小厮急匆匆的往三楼冲去:“呼~~这人轻功居然这么厉害,高手啊”

     孙震寰四下环顾三楼布置,确实是精致考究、清幽素雅,不似一楼二楼那般喧闹,孙震寰寻了一个靠近围栏的位置,静静等待小厮。

     “呼~~呼,道长您好厉害的武功,小的是大开眼界了,不知道长你要来点什么菜,可需小的给您推荐?!”

     孙震寰看了一眼小厮,幽幽道:“贫道虽是首次来醉仙楼,但对醉仙楼之名却是有所耳闻,尝闻醉仙楼的‘竹泉酿’乃是酒中一绝,而西湖醋鱼、白斩鸡和花炒扇贝乃是镇店之宝,今日是否有这个口福呢!?”

     小厮眉开眼笑道:“道长所言分毫不差,这‘竹泉酿’和三样镇店之宝,正是我醉仙楼的金字招牌,您今日来的巧,昨天刚到了一批新鲜的食材,又适逢太后做寿宴,醉仙楼便将封存的二十年的竹泉酿开封了一批,正好可以满足道长的需求!

     孙震寰忽的一笑:“你这小厮却是鬼精灵,那竹泉酿即是封存二十年,适逢太后寿宴才开封,自是无比难得。我一方外之人,初次来醉仙楼,便能这般轻易呈上,你这话,岂不是框我?还是叫你醉仙楼主事者与我相谈吧,你说是吧,屏风之后的那位朋友!”

     孙震寰望着小厮悠然言语,末了却是话锋一转,眼眸闪过一丝精光!孙震寰安然不动坐在原地,浑身气机却是笼罩着背后的屏风,一旦稍有异动,便是雷霆万钧之击!

     “怎么,阁下就如此自信你的隐匿之术?!我给你三息时间,若再不现身,待我出手时,但愿你还能保持这份自信!”

     小厮不动,孙震寰不动,笙歌缭绕,人声鼎沸,整栋醉仙楼沉浸在一片觥筹交错的安然中,但唯有屏风背后暗藏的人,脸颊滑落一丝冷汗,因为一股无形无相的森然杀机,正笼罩着自己!

     屏风背后的人,是一个满面和气的中年胖子,但却没人敢真的当他是个普通胖子。因为,他是醉仙楼的三位当家之一孔晨明,除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当家,还有外出采购货物的二当家,他就是整栋醉仙楼唯一的主人,坐拥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荣华富贵。更可怕的是,他又是武林中横行一方的高手,因为在他的袖筒里,有一柄寒铁铸造的短剑,他正是武林号称“江南以西,剑法第一”的‘夺命财神’!

     但就是这样一个剑法高手,却只因孙震寰一股气机,连哪怕出手的勇气都没了!

     无它,只因为孙震寰的武功太深不可测!孔晨明分明看见孙震寰坐在那里,但在孔晨明的感知中,孙震寰的身影却是充斥着周遭任何地方,仿佛无所不在,一股庞然雄浑的气机,正死死锁定着自己,孔晨明相信,只要自己稍有异动,绝对会遭受无法抵御的雷霆一击!

     孔晨明喉头滚动,“咳嗯”。

     一声咳嗽,孙震寰的磅礴气机如潮水般渐渐退去,而此刻小厮和暗处的孔晨明已是面无血色,苍白之极!孙震寰轻轻拿起桌上一杯清茶,自顾酌饮。

     孔晨明收敛心神,镇定自若的走出来,只是脸颊微微滑落的汗渍,却是暴露了方才他恐惧不已的事实。孔晨明施施然坐在孙震寰对面,转头对小厮说道:“飞鸢,让后厨尽快做好醉仙三绝呈上来,另外,在从地窖取两坛三十年分的‘竹泉酿’一并呈来!”

     小厮……不,应该说是飞鸢,神色恭敬地弯腰道:“是,请道长和三当家稍等”随即转欲转身,就在此时——

     “慢”,飘飘然的一个字,轻若飞鸿,但却是出自孙震寰之口,落在二人耳畔,顿时重如泰山!孙震寰一挥拂尘,悠然道:“飞鸢……倒像是姑娘家的名讳,可还记得之前我如何言语,你若是招呼不周,可别怪我施以薄惩~~”

     话音落下,孔晨明眼角一颤,飞鸢更是面色一白,抬眼望向孔晨明,又看向孙震寰,喃喃不敢开口。

     孙震寰淡淡一笑,刹那间,左手自宽大袖袍中探出,手指屈拢,无名指迸射一道无形指力,打入飞鸢丹田,飞鸢一声惊呼:“啊”

     孔晨明终究没有无动于衷,电光火石间,一抹寒光自孔晨明手中闪现。很难想象,如此冷厉迅猛的一剑,迅疾的如毒蛇扑杀的一剑,会是出自这样一个胖子手中!铮铮然一柄寒铁短剑直扑向孙震寰面前,这本是毫无生路的绝杀一剑,然而......它面对的是孙震寰!

     孙震寰面不改色,手中内力暗涌拂尘一扬,三千银丝充斥两人之间织出一张大网,好似要遮天蔽日,将世间万物都网罗其中!原本势如流星的短剑,像是一条触怒上苍的巨蟒蛟龙,此刻被上苍的天罗地网一举拿捏,轻而易举的束缚起来,孔晨明大惊失色,却是鼓起全身内力欲要挣脱,然而————

     短剑被卷在拂尘中,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一旁吓呆的飞鸢忽然躬身抱拳道:“三当家请快住手,道长并未伤害我”!闻言,孔晨明一愣,转过头看向飞鸢。

     飞鸢呼出一口气,颤颤道:“道长一道指力,助我丹田真气运转,突破了我所修功法的第二重桎梏,如今已经达到第三重了,而且,那道指力精纯浑厚,没有对经脉造成任何隐患!”

     孔晨明一时错愕,孙震寰悠然道:“贫道观你年未及弱冠,天资不差,倒是合我眼缘,便助你一番。你也莫杵在这里了,且下去准备膳食吧”。

     说罢,手中拂尘三千银丝飞舞,松开了孔晨明紧握着的短剑。

     飞鸢拜过孔晨明,临走前忽然对孙震寰小声的说了句:“道长……你……你其实是个很温和的人”。随后轻快地飞奔下楼。

     孙震寰愣了愣,感到有些好笑。收回目光,转向了孔晨明:“三当家身居高位,坐拥荣华,却为了一介小厮敢向我出手,看来你二人关系匪浅啊”孔晨明嘴角微颤道:“不满尊驾,那孩子乃是我昔年亲手捡来的弃婴,我膝下无儿无女,早已是视为己出了”!

     孙震寰朗笑:“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三当家有此善心,日后必有福报”!孔晨明闻言苦笑:“那就承蒙道长吉言了。”

     烛光闪烁,人影飘忽;

     一时间寂静的场面,浮动一股难言的压抑。

     孔晨明再度开口道:“想我孔晨明行走江湖这些年,虽不敢与全真少林的高手相比较,但也算是混出了点薄名,手上多少还有几分功夫。来我醉仙楼的武林中人多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绝大多数不过是江湖草莽,无甚稀奇,而道长踏入醉仙楼的那一刻,我却丝毫没有感应,直到你上了三楼,我分明亲眼看见了你,却还是没有感应到你的存在,这便说明,道长的内功之道,已是深不可测,至少远远比我高明……”

     孔晨明苦笑一声,继续道:“却是我孟浪了,做了太久的商贾,忘了隐匿身形暗中窥视他人,乃是江湖一大忌讳,道长动怒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当今武林,能有此等武学的道家中人,却是少之又少,容孔某斗胆猜测,道长莫非就是……?”

     孙震寰波澜不惊的接口道:“无量天尊,贫道太玄”

     孔晨明悚然起身,俯身道:“原是‘魔仙’当面,醉仙楼有失远迎,还望魔仙恕罪!孔某前番作为何其鲁莽,只是孔某身无他物,唯有醉仙楼一桌菜肴还算拿得出手,还望魔仙海涵,容孔某赔罪!”

     孙震寰闻言微微一笑:“孔当家多虑了,贫道并非嗜杀成性之人,区区小事尚不足令贫道动怒,此番前来,确实是慕名醉仙楼的美酒佳肴,想一饱口福!”

     直到此时,孔晨明才松了一口气:“好说好说,承蒙魔仙看得起,我必差后厨拿出十二分的功夫,让魔仙一尝我醉仙三绝!”

     “醉仙楼的菜肴,自然是不容错过,然而眼下,贫道却是有另一件要事,还望孔当家能出手相助”孙震寰话音落下,抬眼望向孔晨明。

     孔晨明一愣,疑惑道:“这……若是孔某办得到,自然不敢推辞,只是孔某除了这醉仙楼一处薄产赖以度日,并无他物能入魔仙之眼,何况孔某武功比之魔仙,不啻于云泥之别,是以在下恐有负魔仙所托。”

     “哈哈哈,此事对于醉仙楼三当家孔晨明而言,确实是麻烦,但……”孙震寰瞳孔中闪过一抹锋芒,目光犹如一把利刃刺向孔晨明双眼:“但若是对于‘风云客栈’的听风使‘晨曦’而言,便不在话下了!!”

     随着孙震寰一席话,原本逐渐活络起来的氛围,再度陷入一片死寂!此时的孔晨明,仿佛变了一个人,全然不似先前那副商贾气质,整个人浑身充满了一种捉摸不定的森冷气息。

     孙震寰悠然道:“风云客栈,乃是武林第一大情报组织!创立至今,存在时日已不可考,然而其成员遍布武林,无论商贩走卒,亦或是达官贵人,甚至一些武林门派中的门人,都可以是他们的伪装身份,其贩卖情报的范围包含甚广,各种奇闻轶事、武林辛秘,都是家常便饭,就连武林各门各派的内部机密,只要你出得起价钱,照样可以弄来……”

     孙震寰看了一眼孔晨明,孔晨明原本一脸谦卑的表情,此刻是如此的镇定而宁静,好似孙震寰所说的,只是事不关己的一件其他事情!孙震寰冷笑,继续道:“风云客栈的管理方式,由代号为‘掌柜’的人统管全局,下设观云首和听风首分管观云、听风二堂,在往下依次为观云使和听风使,观云者和听风者,而你,孔当家,便是这临安一带的听风使‘晨曦’!”

     孔晨明,或者说晨曦听风使,悠悠的抬起头看着孙震寰,目光冰寒冷冽,不知在想些什么。

     “孔当家你最好明白一件事情,就算是风云客栈的首领‘掌柜’在这里,也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若真动杀心,风云客栈无人能留活口!”

     话音落下,孙震寰眼中寒芒一闪,一股磅礴的森然杀机,厚重似山岳,浩荡如汪洋,携弥天之势席卷而下!!面对孙震寰的庞然杀气,孔晨明终于爆发出了真正的实力,全力抗衡孙震寰的气机压迫,孔晨明面色苍白,冷汗淋漓,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死死咬住牙关,不肯屈服于孙震寰的气势之下。

     “好骨气,风云客栈的听风使,果然非同凡响”就在孙震寰开口同时,恐怖的气机飘然散去,孔晨明大口的吞吐空气,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油然而生,方才那种无限接近死亡的恐怖,再不想感受第二次了!

     孙震寰起身,踱了几步,背对着孔晨明淡然道:“晨曦使者,我此番前来,慕名醉仙楼菜肴不假,但另有一笔买卖,我也打算请风云客栈完成!”

     “嗯?买卖……”孔晨明从濒死的压迫中恢复后,心态瞬间转变,又回到了那个谈笑风生的听风使,一脸镇定的看向孙震寰:“不知道魔仙,是打算做什么买卖呢”孙震寰心中一凛,暗道:“风云客栈对人思想的洗脑控制,当真是可怕”随即道:“我需要一份航海地图,关于关于尤其是关于桃花岛所在海域的全部资料!”

     孔晨明皱眉:“航海图、桃花岛……在下知道了,我会回禀组织,后续的事项,会尽快安排好,只是能否请魔仙为在下解惑,我的身份,你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孙震寰笑而不答,望着楼下端着竹泉酿慢慢上楼的飞鸢,淡淡开口道:“晨曦听风使,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我只能告诉你,江湖之外还有江湖,天地之外更有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