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夜听秀坊雨落声
    入夜的醉仙楼,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在万千烛光的摇曳中,整栋醉仙楼中被照彻的亮如白昼!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声音不断响起,但这一切,却和三楼雅间风林轩无关。

     风林轩内,一派精致典雅的布置,上好的梨木圆桌上,除了先前孙震寰没能尽兴品尝的醉仙三绝和竹泉酿外,还有苏杭闻名天下的好几样特色佳肴,满桌的珍馐佳肴,看得人食指大动,恨不得放开肚皮,大快朵颐!

     激动不已的老翁,年老体弱的身躯受不住竹泉酿的强烈后劲,不过三两杯下肚就已经不胜酒力,变得醉醺醺,不得不回房间休息。一时间,风林轩中,只剩下自斟自酌的孙震寰,静默不语的姑娘,以及狼吞虎咽吃的脸颊鼓起的陆铭霄。

     孙震寰举起酒杯的手遮住脸颊,瞥了一眼饿死鬼投胎样的陆铭霄,只感觉一阵无语:“长得人模狗样,吃个饭像大牢里放出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被家里人虐待了……”

     且不提山吃海喝的陆铭霄,端坐在一旁的少女,换过了孙震寰为其精心挑选的素色长裙后,本就清新隽永的模样,出落的更加窈窕动人。

     “真的好像前世剑三七秀坊的门人啊……”孙震寰打量着少女,心中忽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小女子苏清婉,跪谢道长救命之恩!”就在孙震寰思绪连篇,神游天外之时,苏清婉突然起身,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直挺挺的跪在孙震寰面前!

     孙震寰突破天际的脑洞被这一跪拉回了现实,就连山吃海喝的陆铭霄,都放下筷子,正襟危坐的看着苏清婉笔直跪下的身影。

     “恩公容禀,清婉娘亲早逝,自小与爹爹相依为命,这十多年来全靠爹爹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大……”说到这里,苏清婉顿住了口,泣不成声。

     “你爹是一个坚强的人啊”孙震寰点了点头,作势要扶起苏清婉,却被苏清婉坚定执着的拒绝了:“清婉出身贫苦,本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子,安静过完这一生,却不想这一幅皮相给自己和爹爹带来了麻烦!”

     苏清婉说到此处,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许久之前,那怒蛟堂就对清婉图谋不轨,只是幸有不少江湖侠士出手,清婉这才逃过了怒蛟堂的魔掌,这次清婉陪爹爹出来,期望卖了那辆马车,补贴家用,却不想被怒蛟堂的暗桩发现,被大队人马堵了个正着!”

     苏清婉抬起头,像月光一样清亮的眸子里,倒映着孙震寰沉静如水的面容,而那一抹清新如山雨的身影,也落在孙震寰的目光之中……

     “此番若非道长出手相助,不仅爹爹后果难料,清婉的清白恐怕……也要被那些歹人糟蹋了!”苏清婉死死捏紧双手,白皙秀气的手上,指甲嵌入手心肉里,溢出丝丝血迹,顺着手腕一滴滴落下,看的触目惊心!

     “无量天尊……”孙震寰轻颂一声,随即不容苏清婉拒绝的,将之从地上扶起,瞥了一眼旁边一动不动的傻白甜陆铭霄,皱眉道:“还傻愣着干嘛,快去帮我准备一盆热水和金疮药!”

     陆铭霄看了看孙震寰和苏清婉二人,恍然大悟般一拍额头,连连道:“哦哦哦,我先去准备,你们继续,你们继续。”随即,陆铭霄喀拉一声,关上了房门。

     陆铭霄言者无心,但这一句话在孙震寰和苏清婉听来,却是好不暧昧,再加上孙震寰此时正双手扶住苏清婉的肩膀,苏清婉整个人以一种极其亲昵的姿态和孙震寰接触着,苏清婉整张脸顿时变得通红,迅速挣脱了孙震寰的双手,欠身道:“清婉失态,还请道长勿怪。”

     孙震寰心中暗暗回味了手里的柔软细腻触感,一种奇妙的感觉蔓延过心间,不由得暗暗讪笑:“前世今生都是单身,加起来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和妹子一接触就这么拘束紧张,真是失败啊”

     心中思绪翩飞,孙震寰面上一片从容,淡淡道:“俗语有曰‘相逢即是缘’,与姑娘意外相遇乃是机缘巧合,只是姑娘乃是待字闺中的女儿家,与我这方外之人接触太多,终究不是正途,尚不知姑娘今后有何打算,如何安顿你与你爹!?”

     苏清婉一愣,目光闪烁片刻,不知为何避开了孙震寰的问题,转而反问孙震寰:“承蒙恩公相救,清婉尚不知恩公如何称呼呢?”

     “这……”孙震寰心下沉吟,对于苏清婉的问题,一时间感到微微踌躇:“我远赴桃花岛在即,取得剩下的半部《九阴真经》总纲乃是重中之重,若有机会,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也是不容错过,射雕的剧情已经快要开始,我不宜再为其它事情耽误了……”

     孙震寰心头一叹,抬起头,定定看向对方,苏清婉的目光明明亮亮、柔柔弱弱,就像窗外皎洁的月光……

     苏清婉看着孙震寰出神的望着自己,心下感到一阵羞涩,忙的低下头,但忽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孙震寰的身影重重叠叠,随即便不省人事。孙震寰起身,将苏清婉抱起放在床上,喃喃道:

     “清婉,你尚年轻,还有大好年华可以享受,你应该找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给予你幸福,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注定不会有交集,今晚我以移魂大法抹去你和你父亲对我的记忆!

     过了今夜,你就不会再记得我……忘了我吧……”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陆铭霄捧着金疮药这些东西,傻不愣登的杵在门口,孙震寰起身淡淡道:“我出去有点事,你帮清婉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陆铭霄瞧着孙震寰似乎心情不好,十分乖觉的点点头,孙震寰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从窗口跳了出去!

     辽阔的西湖上,一叶轻舟任意流淌,在湖面上徘徊,孙震寰大大咧咧躺在舟中,一壶酒灌完,随手丢出船外,抛落湖中。

     孙震寰凑到嘴边的酒壶停下,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奇异的神采,喃喃道:“良辰美景,风月无边,美酒香醇,却无丝竹琴瑟之乐,如此岂不遗憾?”

     一念及此,孙震寰放下酒壶,大袖一挥,从破界石的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把古色古香、玄色墨漆的宽匾唐琴,琴身呈玄色,外漆表面仿佛镜面一般,竟然映出了九天之上高悬的明月,分明是木质的琴身,触手间却是犹如玉质的细腻光滑,七弦勾住两钯,银亮细长,好似星光窜成的七根细线,但不同于一般的唐琴,孙震寰手中这把琴的断纹十分奇特,看上去像大蛇腹纹,而在这些纹理之间又出现了若干细小的牛毛断纹,好琴的内家一眼便可知,唯有真正从唐朝幸存下来,积年累月保存至今的古琴,才能呈现出这种奇异非凡的痕迹,这是岁月对这把琴洗礼的印记!

     孙震寰失笑,自己这颗破界石,除了穿越,还拥有空间存储的功能,真是居家旅行之必备神器啊。

     孙震寰温柔的抚摸着琴身,喃喃自语道:“大圣遗音啊……”

     “大圣遗音”琴诞生于前唐至德元年.是前唐肃宗皇帝李亨登基后所作的首批批宫琴之一!

     因那时的制琴人领略过开元盛世万国来朝的时代,因此,这把‘大圣遗音’琴依然保留了盛唐时期的风貌,将琴声的浑厚和清澈,悠远与轻扬结合的无比自然融洽,完美的保留住了那份豪放与柔和共存的乐感,把早已湮灭的盛唐以琴声承载,穿过了岁月的阻隔,带到了今天!

     “这把大圣遗音,还是我四年前意外结识了宋宁宗,他于皇室私库送我的礼物,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把了”孙震寰一抚琴弦,声声如山涧清泉,调调如空谷徐风,浑厚悠扬的琴声如流水一般潺潺而过,孙震寰阖眼,席地而坐悠悠弹奏一曲前世酷爱的的《锦鲤抄》……

     琴声悠扬,一如抚弦而唱的人,心中无限的郁郁,尽数随着琴声而远去,灵台无垢,心间无暇,化作一片炽热的澄澈!

     “从今以后,太玄道人也好,孙震寰也罢,我心中尘埃尽去,再无纷乱迷障,此生唯诚于武,诚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