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先天龙掌 玄天剑印
    夜色沉沉,星月皎皎,忽有长风掠云引林海摇曳,水畔上时有浪花席卷。气似平冈静流,意如流水自之,彼此对立的两人安然不动,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无言的沉默中酝酿着一股呼之欲出的激变。

     “最后一掌,了断一切”洪七公缓缓吐出一口气,他的精气神全所未有的集中,丹田气海中的内力不断凝聚、压缩、碰撞翻涌,脑海中浮现降龙十八掌的每一招每一式,从起手的潜龙勿用,到后续不断递进的见龙在田、六龙回旋,再到神龙摆尾和震惊百里,一直到最后一式鸿渐于陆,就像有另一个自己在眼前不断演武,让自己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重新解读这门武功。

     “龙者,大则腾云驾雾遨游天际,小则隐匿藏形潜伏于波涛之内,赫赫威然渺渺难寻,不见真龙又如何叫做降龙?既然世无真龙,要这十八掌又有何用?不若舍去,还本归元,一掌化龙亦降龙”

     孙震寰眼里的洪七公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洪七公,若说之前的洪七公还滞于降龙掌本身的特性,仅仅只是使用它,却没能真正融入它,此刻的洪七公却已经抛下这门武功以往的痕迹,抹去了前人灌注于这门武功中的意志,走出了前人的阴影和含义,将之重新读写,赋予了自己的理解。此刻的洪七公,人如龙,武亦如龙,我身为龙降我无我,是存亦虚,已经浑然一体,再无轩轾。

     “降龙掌之初,有二十八掌,对应二十八星宿,后来丐帮前人嫌过于芜杂多余,去芜存菁,精简为了十八掌,号称普天之下十八掌内,无人可敌无物不杀,可惜再后来武林动荡绝学失传,传承我手中的降龙掌已经是残缺不全的了,我呕心弥补的三掌却始终没法贯通掌法,那最后一丝嫌隙晦涩怎样都无法修全。”

     洪七公的目光悠远,气劲在虚实间变换逐渐笼罩周身:“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既然我无法融入它,那何不让它变成我!?我就是行云之龙,降龙之掌,我就是一掌擎天的洪七公!”

     “好,很好,哈哈哈哈哈哈”笑的开怀,笑的放肆,笑的嚣狂无忌,孙震寰很久没这么痛快淋漓的笑过了。

     “此招过后,你若不死,武林将再现先天传奇”

     孙震寰昂声一喝,周身气浪滔天,从未全力对敌的他,首现绝代威势、不世武学!孙震寰真气勃然,元功倾倒九天十地,摧折川岳云麓,尘寰浩荡,山河惊骇,脚下立定的大地层层动荡坯变,气劲撼动之处水浪倒悬、厚土坍陷、层林倾覆,超乎世人想象极限的盖世能为,赫然惊现!!

     “嗡~~~”身后长剑铮铮作响,翩然出鞘,拙川锋随着气浪螺旋而起,将磅礴内力汇聚轻鸿剑锋之上。剑,悬空作响;人,浩威惊天!孙震寰功力逼至极限,汇上顶峰,头顶玉冠骤然碎裂,三千青丝无风高扬!

     “御剑行来江海古,函谷千寻谒玄门;问道不远人间世,一琴一剑一昆仑”

     孙震寰踏足飞身手握名锋,汇无边真气于翩然剑锋,聚万千剑罡凝无双一式,霸道绝伦的旷世一剑,即将弥天而下!

     洪七公一声长啸,声如九霄龙吟撼彻天宇,浑身衣襟渐渐被肆虐的真气破碎风化,露出结实强健的体魄,洪七公骨骼噼啪作响,周身真气不断凝聚化作一头若隐若现的威武巨龙,洪七公明悟武道新境,一身功力逆转先天,真气化形,显现成了一头栩栩如生的真龙。

     “这就是先天境界的威力,孙震寰接招吧,降龙外掌——先天龙印!!”洪七公毕生功力随着这一掌打出,一股伟岸恢弘的巨力将周遭数十米的一切事物,全部轰碎席卷、贯穿碾压,就连身后的河畔,都被巨大后搓力震出了一个巨大深坑。

     龙形真气冲天而起、汹涌而至,狰狞巨龙带着毁灭一切的决然,冲向了孙震寰,欲一举将之吞没轰杀!

     “敬你此招,玄天剑印!破!”磅礴一剑,灿烂恢弘,自天外浩荡杀来,与威严巨龙正面极端冲击,顿时————

     巨龙与天剑交击刹那,云天翻涌,山河颤动,整座宁静的河畔夷为平地,洪七公与孙震寰为气浪冲击,彼此倒飞而出。巨大的冲击力扬起漫天沙尘,凌云一时间难以进入,只得振翅飞起,寻觅孙震寰的踪迹。

     “这里就是金国赵王府了”

     气派的宅院外,马屿和丘处机正站在暗处打量着王府。“杨康这个孽徒,竟然敢做出欺师灭祖的事,待我抓到他,定要将其严惩不贷!”

     “他的事稍后再说,当务之急是先沿着标记,找到王师弟所在客栈,了解清楚这期间的种种事情”马钰拦住要翻墙进去的丘处机,耐心劝诫道。

     “哼!全真教会教出这种畜生,传到江湖上世人会说……咦?师兄你快看,王府房檐上似乎有人!”马钰顺着丘处机的手指看去,目力所及只见一名少年与一名少女蹑手蹑脚的行走房檐瓦顶上,像是一对行窃的贼人。

     “那个身形……似乎有点熟悉啊”马钰皱眉思索片刻,忽然惊道:“我想起来了,那孩子就是牛家村后人郭靖!”

     “什么!?他就是郭靖,大晚上的他偷入赵王府干什么,不要命了么!”

     马钰转身看向丘处机,沉声道:“快,把那孩子还有他身边那姑娘拦下,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丘处机不多言,腾空而起跃上房顶,自两人身后抓去。郭靖黄蓉做贼心虚,正凝神戒备四下,忽感身后有人袭来,顿时大惊,还手反抗。

     郭靖一掌打出,虎虎生风,正是江南七怪所传授的南山掌法,而身边黄蓉身形灵动,手法飘忽优美,却是使出了桃花岛绝艺‘落英神剑掌’。

     丘处机眼见两人反应敏锐,出手凌厉,举手拆招卸力,以三花聚顶掌相应,不多时便将两人压制下风。“这是全真教的服饰,道长是全真教的前辈么?”

     三人过了数招,郭靖难得机灵回,看见丘处机所传道袍,忙的住手并拉着黄蓉退的远了些,警惕问道。

     唰的一声,又一名道士写意飘然的跳了上来,站在郭靖面前,却是郭靖熟识的丹阳子马钰。

     “啊!是马道长,您怎么在这儿?”郭靖吃惊,却也放下戒备,告诉黄蓉道:“蓉儿你不用担心,两位道长不是坏人”黄蓉仍是暗暗留心,不敢大意。

     马钰望着郭靖,笑吟吟道:“靖儿好久不见了”“是啊,自当年蒙古一别,有好些年头了”

     “嗯,当年老道就说了,你我缘分不浅必有再见之日,今天这便应验了,哦对了,我身边这位是长春子丘处机,也就是当年与你父亲结拜的人”

     郭靖听完就要跪下,丘处机和马钰一把拉住他,对郭靖说道:“靖儿,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离开这儿,我师弟人还好吧?”

     “王道长安然无恙,我和蓉儿给王道长送药之前,王道长就已经没事了,哦,她就是蓉儿,能够救王道长,还多亏了她”

     马钰和丘处机不多言,躬身行礼,黄蓉鼻腔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承了礼。眼见巡逻的官兵走来,马钰拉住三人落下地面,往王处一所在地方赶去。

     空旷寂寥的大殿中央,帝辇上掌柜正凝神沉思,忽然感到千里之外有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机波动。

     “嗯?这个位面能散发这种力量波动的,应该是孙震寰了,看来距离他前往其他位面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轩辕剑落在漫威位面阿斯嘉德了,还是得尽快取回了才行”掌柜伸手一划,顿时虚空撕裂,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链接向了另一个世界。

     “再见了,这个稚嫩的世界”掌柜低声浅笑,身影落入在黑洞中,而后黑洞不断缩小坍塌直至消失不见。随着掌柜的离去,整座大殿彻底陷入沉寂,再无一丝生气。

     “唳——”悠扬的鹤鸣声响彻云霄,被尘浪阻隔了视线的凌云,始终找不着孙震寰的踪迹,凌云挥动翅膀卷起呼啸的风暴,将尘土吹到了另一边,待尘土散去,凌云降下来四处环视,便看见一袭玄色道袍的人,手里握着剑站在原地,而在他身边,洪七公同样沉默站定,不言不语。

     凌云焦急万分,扬翼落在孙震寰身旁,只见孙震寰缓缓收回拙川锋,一言不发的转过身走向了凌云,随着孙震寰脚步渐行渐远,漫天灰尘也终于落定尘埃。

     “洪七公,你败了”冷声响起,忽见洪七公仰天呕出一口血,鲜血溅落染红了地面。

     “哈哈哈,今天我很高兴,也很遗憾,我高兴地是,终于突破了武学桎梏,再攀武道新境!遗憾的是,你我道不同,我却无法阻止你……呕——呃!”洪七公话未说完,又咳出了一口血。

     “你我之间所谓的对错,乃在于国家和家国之分,国为先还是家为先之别,很多时候我也认同先家后国,连一家之安宁都保不住,又有什么资格来谈国度天下呢?但现实却是,社稷从上而下开始腐烂,生活于底层的百姓已经忍无可忍,若再不思乱世重典,局面将演变至无可挽回,现在的牺牲是壮士断腕不可避免你知道么?”

     “所以这就是那一村百姓惨死的理由?这就是他们不得不被牺牲掉的原因?孙震寰,你的心,太无情!”洪七公撑着最后一口气,强打着精神反驳道。

     “若世间真有地狱,一切罪孽由我承担!黄泉路上,我会亲自向他们赔罪”孙震寰再度踏出,声声沉重,步步坚定,一如向道者的心,虽历经风霜冷暖,此生向前无悔。

     “但愿,你所说的盛世繁华,真的会到来……”洪七公气空力尽,终于支撑不住颓然倒地,就在洪七公昏厥那一刻,没人看见,孙震寰忽然捂住嘴,指尖溢出一丝朱红……

     “好一个洪七公,好一招降龙掌,此战无憾了,哈哈哈哈……”孙震寰转身,将洪七公与绿玉棒一同抱起,坐在凌云身上:“凌云,带我们回中都,现在我们两人精疲力尽,需要恢复元气”

     “唳——”凌云振翅高飞,消失在了天际,只留下满目疮痍的大地,曾经秀丽的河畔,就此沦为历史……